小股東維權工具箱之股東代表訴訟

2019-09-09 来源: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作者:王婷 浏覽:46

  眼看公司利益受到侵害,公司高層卻不管不問,該種情形下,作爲公司小股東,如何維護公司合法權益?法律規定可實行股東代表訴訟,可具體訴訟環節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項?下面,小編對股東代表訴訟常見法律問題進行梳理打包,一起來分享吧:

  *什麽是股東代表訴訟?

  2005年,我國公司法首次引入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爲保護中小股東利益提供了有效的司法救濟途徑。股東代表訴訟是指公司的正當權益受到侵害,而公司(監事會、監事或董事會、執行董事)怠于或拒絕追究侵害人的責任時,股東爲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義替代公司對侵害人提起的訴訟。股東代表訴訟理論上又稱爲股東派生訴訟。

  *股東代表訴訟的訴權歸屬

  股東代表訴訟的直接訴求是爲了公司的利益,當公司共益權因公司本身遭受侵犯間接受到損害,公司因法定原因未起訴時,股東可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在股東代表訴訟中,起訴的股東僅享有形式意義上的訴權,實質意義上的訴權歸于公司,即形式意義上的訴權與實質意義上的訴權相互分離。換言之,股東在代表訴訟中勝訴,則勝訴之利益歸于公司,而非股東;如敗訴,則案件判決結果對公司産生既判力,公司其他股東均不得就同一理由再提起代表訴訟。

  *股東代表訴訟的當事人

  我國《公司法》第151條規定分別對公司直接訴訟(第1款)和股東代表訴訟(第2、3款)進行了規定。其中,在股東履行書面請求的前置程序(情況緊急需要立即起訴的可以豁免前置程序)的情況下,公司機關拒不提起訴訟,股東作爲形式原告,可以代公司提起代表訴訟。該種情形下,提起股東代表訴訟的原告,限定爲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及連續180日以上單獨或者合計持有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股東代表訴訟的被告,是以不當行爲侵害公司利益而應對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當事人。我國立法對代表訴訟的被告的規定,既包括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也指代上述人員之外的其他侵犯公司合法權益,給公司造成損失的當事人。在股東代表訴訟中,公司作爲第三人參與訴訟。

  *股東代表訴訟的前置程序

  股東具備了提起代表訴訟的原告資格,並不等于在公司遭受不當行爲侵害時,天然地可代表公司提起代表訴訟。理論上,公司一旦受到侵害,應當由公司決定是否以及如何追究侵害人的責任。只有公司拒絕或怠于行使其訴權時,才可能出現股東提起代表訴訟。股東在成爲適格原告起訴前,必須首先請求公司機關采取措施,這一行爲是股東代表訴訟的前置程序。當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執行公司職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時,或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權益,給公司造成損失時,具備提起股東代表訴訟的原告資格的股東,可以書面請求監事會或者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監事會、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或者董事會、執行董事收到股東書面請求後拒絕提起訴訟,或者自收到請求之日起30日內未提起訴訟,或者情況緊急、不立即提起訴訟將會使公司利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適格股東有權爲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義直接向法院提起訴訟。

  *案例評析(源自裁判文書網)

  陳某確認合同效力糾紛案

  最高法(2017)民終214號

  案情概要:陳某是世僑投資公司股東之一,由于其認爲世僑投資公司對外簽訂的合同導致公司承擔了巨額債務,該協議的履行將直接導致股東股權價值嚴重受損,遂依據《合同法》第52條第2款規定,作爲系列協議以外的第三人認爲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狀告世僑投資公司全部協議主體,訴請人民法院確認協議無效。人民法院以陳某的起訴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範圍爲由,裁定駁回起訴。對此,陳某認爲一審將本案認定爲“股東代表訴訟”或“股東直接訴訟”與其一審訴請與訴由嚴重不符,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

  法院裁判:最高法經審查認爲,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19條第1項和《最高法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208條第3款之規定,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的當事人,是起訴的法定條件之一。人民法院在立案後發現原告的起訴不符合起訴條件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據此,人民法院是否應當受理陳某提起的本案訴訟,取決于其與案涉《協議書》是否具有直接的利害關系。本案中,上訴人陳某以其所投資的世僑投資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廖某利用職務之便,代表世僑投資公司對外惡意串通,簽署2014年8月6日的《協議書》,致世僑投資公司承擔巨額債務,直接損害陳某的利益爲由,依據《民法通則》第58條、《合同法》第52條之規定,請求確認案涉《協議書》無效。由此可見,陳某主張其權益受到損害是基于世僑投資公司因《協議書》承擔巨額債務,進而降低了陳某作爲股東的股權價值及投資收益,而非其權益直接受到了《協議書》的影響。並且,陳某的訴訟主張爲確認世僑投資公司簽訂的《協議書》無效,而協議無效的法律後果是世僑投資公司免于承擔《協議書》項下的履行義務,其訴訟利益直接歸于世僑投資公司,而非陳某等股東。因此,原審法院以《協議書》的效力直接影響的是世僑投資公司的利益,陳某作爲世僑投資公司的股東,受影響的僅是間接利益爲由,認定陳某提起的訴訟應爲股東代表訴訟而不是股東直接訴訟,符合本案事實。對于股東代表訴訟,《公司法》第151條第2款規定:“監事會、不設監事會的有限責任公司的監事,或者董事會、執行董事收到前款規定的股東書面請求後拒絕提起訴訟,或者自收到請求之日起三十日內未提起訴訟,或者情況緊急,不立即提起訴訟將會使公司利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前款規定的股東有權爲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義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由于陳某經一審法院釋明後並未舉證證明在其提起訴訟時已經出現了前述法律規定的情形,故一審法院以陳某的起訴不符合股東代表訴訟的條件爲由駁回起訴,並無不當,最高法予以維持。

  律師點評:本案中,陳某認爲其是依據《合同法》第52第2款的規定提起訴訟,與股東代表訴訟及股東直接訴訟無關。陳某雖然不是案涉《協議書》的簽訂主體,但其是《協議書》一方世僑投資公司的股東,其以股東身份主張公司與他人簽訂的協議無效,《公司法》第151條已經就此種情形下的救濟方式作出了特別規定。根據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法律適用原則,陳某提起本案訴訟,其法律依據應當優先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的相關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152條規定:“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損害股東利益的,股東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依據上述規定,股東提起股東直接訴訟,需與案件有直接利害關系,且應以公司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爲被告。若基于世僑投資公司的利益,陳某作爲股東提起股東代表訴訟,根據《公司法》第151條規定,提起該訴訟應以“竭盡公司內部救濟”爲前提。即其在提起代表訴訟之前必須首先請求公司治理機構向危害公司利益的不正當行爲實施者主張權利,當公司明確或公司的行爲表示其拒絕或怠于行使救濟權及超過法律規定的期限後公司不作表示,或情況緊急,不立即起訴將會使公司利益受到難以彌補損害的,股東才能向法院提起代表訴訟。且股東代表訴訟的訴請需將利益歸于公司。

  現陳某一方面未向法院提供其已履行了提起股東代表訴訟所應履行的前置程序或有緊急情形的相關證據,另一方面其訴訟請求也並非將利益歸于公司,故其起訴亦不符合提起股東代表訴訟的條件。事實上,本案世僑投資公司與第三人簽約行爲是否有效,受其直接影響的是世僑投資公司的利益。陳某亦確認世僑投資公司與第三人(即本案其他一審被告)簽訂協議,致世僑投資公司承擔巨額債務,損害世僑投資公司的利益從而損害了陳某的利益。另一方面,陳某起訴將公司及公司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以外的第三人均列爲被告,亦不符合股東直接訴訟的法律規定。因此陳某的訴請缺乏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的裁判合理。

  編後談:股東代表訴訟制是股東實現民事權利的重要手段,中國現行法律已爲股東代表訴訟提供了實體權利根據,但同時也設置了前置程序要求。《公司法》第151條設定的股東代位訴訟前置程序,目的在于盡可能地尊重公司內部治理,通過前置程序使公司能夠了解股東訴求並自行與有關主體解決相關糾紛,避免對公司治理産生不當影響。通常情況下,只有經過了前置程序,公司有關機關決定不起訴或者怠于提起訴訟,股東才有權提起代位訴訟。

  此外,股東代表訴訟的立法本旨,是在公司享有訴權且怠于行使訴權的情況下,股東才可以提起代表訴訟,這是我國《公司法》確立的股東代表訴訟制度獨特訴訟架構。在公司與第三方簽訂的合同中,如果存在仲裁條款,則公司與第三方的爭議只能通過仲裁程序解決。由于仲裁程序中不存在仲裁第三人的制度安排,因此股東無權代表公司提起仲裁,股東代表訴訟的“訴權”也就不能成立,該股東維權工具即面臨實質性障礙。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