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情況說明”是否屬于重新設定的保證擔保

2019-07-02 来源: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 作者:河北省黄骅市人民法院 ?王从江 浏览:166

  案例来源:本案例选自“国家法官学院案例开发研究中心”编写,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编写人:河北省黄骅市人民法院 王从江

  【案件基本信息】

  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冀09民終字第5780號民事裁決書

  案由:民間借貸糾紛

  原告(上訴人):李秀芬

  被告(被上訴人):王宗華

  被告:李長起

  【基本案情】

  2012年2月15日,被告李長起從原告李秀芬處借款150萬元,並向原告出具借款協議一份。借款協議載明:甲方:李秀芬,乙方:李長起,甲方向乙方提供借款壹佰伍拾萬元整,乙方提供房屋所有權證兩份(溫秀紅,面積205.25平方米;馮寶山,62平方米),借款期限爲三個月到六個月,利息按月息25‰計算,如果用款期限達到一年,則利息按20%(庭審過程中,原告提出20%系筆誤,應爲20‰)計息。李長起在落款處簽名並捺印,王宗華在保證人項下簽名並捺印。

  2016年2月25日,被告李長起向原告李秀芬出具借款情況說明一份,載有相關內容爲:李長起于2012年2月15日向李秀芬借款壹佰伍拾萬元,抵押品爲溫秀紅和馮寶山的房産證。李長起在償還陸拾萬元的前提下,將溫秀紅的房産證拿走,並將馮寶山的房産證換成韓曉英的房産證(面積爲91.3平方米)作爲抵押物,現余借款爲玖拾萬元。“說明”落款處被告李長起、王宗華均簽名、捺印。

  【案件焦點】

  載有被告李長起、王宗華簽名、捺印的“借款情況說明”能否界定爲作爲原始借款保證人的王宗華在保證期間屆滿後又自願重新設定的保證擔保。

  【法院裁判要旨】

  河北省黃骅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原告提供的借款協議和借款情況說明中,落款處被告李長起簽名、撩印,保證人項下王宗華簽名並捺印,表明該證據載明的內容爲二被告真實意思表示,證據符合法律規定,與本案關聯性強,本院對該證據予以確認。兩份證據相互印證,能夠證明被告李長起向原告借款150萬元,被告王宗華爲其擔保這一事實。原告李秀芬及被告李長起均認可尚欠借款90萬元,按月息2分計算,且2015年5月1日之前的利息已給付完畢無爭議,本院予以確認。證據1借款協議中“如果用款期限達到一年,則利息按20%計算”的表述不是對借款期限的約定,而是對逾期還款情況下利息的約定,因此,本案的借款期限應爲六個月。原告李秀芬和被告王宗華之間未約定保證方式和保證期間,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的相關規定,被告王宗華應按連帶責任保證承擔保證責任,保證期間應爲主債務履行期間屆滿之日起六個月。

  本案被告王宗華的保證期間應爲2012年8月15日至2013年2月15日,在保證期間內原告無證據證明向被告王宗華主張過權利,據此,被告王宗華作爲保證人的保證責任應予免除。

  證據2“借款情況說明”中,被告王宗華雖在擔保人項下簽名、捺印,但從借款協議分析,該借款期限明確界定爲“三至六個月”,從該證據相關內容分析,這只是對更換“抵押物品”的說明,不能認定是被告王宗華重新爲李長起借款事實的保證擔保。

  基于上述分析,原告要求被告李長起償還借款90萬元,並按約定月息2分支付2015年5月1日至本金結清之日利息的請求,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本院予以支持。

  河北省黃骅市人民法院依照《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百零六條,《擔保法》第十九條、第二十六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李長起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償還給原告李秀芬借款本金及利息(自2015年5月1日起按月息2分計算,至借款還清之日止);

  被告王宗華免除保證責任。

  原告李秀芬不服一審判決,向河北省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在審理過程中,上訴人李秀芬于2016年11月10日撤回上訴,二審法院作出裁定准予上訴人李秀芬撤回上訴的請求。

  【法官後語】

  債權債務糾紛中債權人往往通過設定擔保的方式來保障日後債權的實現,擔保的方式有多種,如保證、抵押、質押、留置、定金等,在借貸糾紛中較爲常見的擔保方式就是保證。如何通過當事人之間的約定來確定保證人的保證責任成爲重中之重。本案處理的重點是一份帶有保證人簽名的“借款情況說明”能否界定爲重新設立了保證擔保,保證人是否應該繼續承擔保證責任。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爭議焦點也集中于此。根據原告李秀芬提交的證據1借款協議可知,借款協議是2012年2月15日簽訂的,借款人李長起的借款期限爲六個月,也就是說保證人王宗華的擔保期限從2012年8月15日至2013年2月15日。同時,原告李秀芬未提交相關證據證明在此期間向保證人王宗華主張過權利。故在保證人王宗華的保證期間屆滿後其保證責任已免除。原告李秀芬提交的證據2“借款情況說明”,是被告在2016年2月15日應原告要求書寫。根據該證據的書寫過程及內容分析,該“說明”主要闡述了抵押物品的更換及剩余欠款的情況,而非爲王宗華重新設定的保證擔保。因保證期間爲除斥期間,不因任何事由發生中止、中斷和延長,期滿即可免除保證責任。所以在主合同中,保證人王宗華因保證期間屆滿已免除保證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主合同中雖然沒有保證條款,但是,保證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證人的身份簽字或者蓋章的,保證合同成立。”該條款針對的是借貸當事人之前簽訂的主合同,而本案中變更抵押物品的“借款情況說明”顯然不屬于主合同,該“說明”中沒有保證條款,雖然保證人簽字、捺印,但保證合同並未成立。

  司法實踐中,容易引起爭議的是保證人爲借款人在銀行的借款承擔連帶責任擔保,在保證期間屆滿後,保證人在銀行的催收通知單上的簽字、捺印行爲,能否引起保證關系的重新確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應當如何認定保證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後又在催款通知書上簽字問題的批複》規定“保證責任消滅後,債權人書面通知保證人要求承擔保證責任或者清償債務,保證人在催款通知書上簽字的,人民法院不得認定保證人繼續承擔保證責任。但是,該催款通知書內容符合合同法和擔保法有關擔保合同成立的規定,並經保證人簽字認可,能夠認定成立新的保證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保證人按照新保證合同承擔責任”。該司法解釋徹底解決了上述爭議問題,但也同時提醒借貸各方在借貸關系中審慎行爲,做到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充分預見法律後果,依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誠謹和評論】

  根據《擔保法》第十五條和第十六條的規定,保證期間是除斥期間。債權人必須在保證期間內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否則保證人的保證責任免除。本案是除斥期間到期,債權人未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保證人因而免除保證責任之後,又在關于借款的說明文件上簽字,保證人是否重新承擔保證責任?

  2004年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應當如何認定保證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後又在催收通知書上簽字問題的批複》(以下簡稱《批複》)解決了上述問題(見“發官後語”)。

  實踐中,保證期間屆滿後,債權人也會向保證人發送確認欠款的書面文件,也可能如本案情形制作情況說明讓債權人和保證人都簽名。根據《批複》的精神,保證人在上述文件上簽字可能因文件內容包括了簽字人承擔保證責任的意思,導致重新成立保證合同關系。因此,在保證人不確定保證期限是否屆滿(保證責任是否已免除)或者保證人並無重新承擔保證義務的意願時,應拒絕在任何借款合同相關文件上簽字。

  “擔保案例專輯”關聯案例:

  1. 反担保保证期间起算时间

  2.保證人保證責任及保證期間的認定

  3.在借條上簽名但無其他證據證明其爲保證人的,不宜認定爲借款保證人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凯发k8国际律师事务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