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證人的保證責任是否及于夫妻另一方

2019-07-29 来源: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 作者: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人民法院 张伟平 浏览:115

  本案例选自“国家法官学院案例开发研究中心”编写,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编写人: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人民法院 张伟平

  【案件基本信息】

  山東省淄博市桓台縣人民法院(2016)魯0321民初字第474號民事判決書

  案由:民間借貸糾紛

  原告:陳恒平

  被告:陳晉亮、陳小美、陳開田、陳榮霞

  【基本案情】

  2012年10月8日,被告陳晉亮向原告陳恒平借款10萬元,約定借款月利率爲3.6%,2013年10月7日歸還該款,並出具了借條。被告陳開田作爲保證人在該借條上簽字。借款到期後,被告陳晉亮未歸還原告該借款,被告陳開田也未履行其保證責任。原告在被告陳開田的保證期間屆滿後六個月內未向被告陳開田主張權利。

  2014年5月25日,被告陳晉亮在原借條上續簽承諾于2014年10月7日歸還借款,如不能償還以高新區奧林新城5號樓1單元×室房屋作抵押。至起訴前,被告陳晉亮共向原告支付22400元。原告主張被告陳晉亮、被告陳小美償還借款10萬元及利息64800元,被告陳開田與被告陳榮霞對被告陳晉亮的借款及利息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案件焦點】

  被告陳開田作爲連帶責任保證人,其保證責任是否及于其妻即被告陳榮霞。

  【法院裁判要旨】

  山東省淄博市桓台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陳晉亮、原告陳恒平出具的借據,借款10萬元,可以證實雙方之間存在民間借貸法律事實,被告陳晉亮也已收到原告的借款,因此,原告與被告陳晉亮之間的民間借貸關系成立並生效。被告陳晉亮在該借款到期後,未償還原告,已構成違約,被告陳晉亮應償還借款10萬元。

  關于利息,被告陳晉亮共向原告支付22400元,系被告陳晉亮支付給原告的利息,應予扣減。被告陳晉亮尚欠原告利息42400元。

  因涉案借款发生在与被告陈小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系夫妻共同债务,被告陈小美与被告陈晋亮共同偿还借款10万元及利息42400 元。

  被告陳開田爲被告陳晉亮的涉案借款提供的保證擔保爲連帶責任保證,被告陳開田的保證行爲已超過保證期間,被告陳開田不再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被告陳榮霞非本本案的保證人,且不能認定爲夫妻共同債務,遂被告陳榮霞不承擔保證責任。

  依照《民法通則》第九十條、第一百零八條,《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二百零六條,《擔保法》第十九條、第二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陳晉亮、被告陳小美償還原告陳恒平借款本金10萬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付清;

  二、被告陳晉亮、陳小美支付原告利息42400元,于本判決生效後十日內付清;

  三、駁回原告陳恒平的其他訴訟請求。

  【法官後語】

  借由本案,著重談一下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保證責任是否及于夫妻另一方的問題。對于這一問題的認定應當從以下兩方面考量:

  一是擔保行爲是否爲夫妻雙方共同的意思表示,即另一方配偶是否事先同意或者事後予以追認。夫和妻在法律上具有獨立人格,能夠以其獨立的人格從事與婚姻無關的活動,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並不必然是夫妻雙方的共同意思表示,不能將夫妻的個人行爲“捆綁銷售”,應結合案件具體情形予以認定。

  二是擔保行爲是否帶來利益,該利益是否爲另一方配偶所共享,即讓另一方配偶本人獲益,也包括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或者因該債務而致使其未成年子女獲益等。保證人以個人名義對外提供了擔保,若其對外擔保獲取了經濟利益,且被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生産、經營活動,此時擔保之債則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範疇,應由夫妻雙方共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反之,保證人無償提供了擔保,未因此獲得任何利益,夫妻共同生活也無法因此獲得利益,則應被認定爲個人債務,僅由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誠謹和評論】

  “誠謹和推薦”欄目在“夫妻關系特輯”中曾今推薦過主題爲“夫妻一方對外擔保是否應認定爲夫妻共同債務”的案例(點擊文末鏈接查看全文),其與本期案例主題相同。二者結論也相同:夫妻一方對外擔保一般不被認定爲夫妻共同債務,但是,如果因該擔保而獲得收益並將收益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或者夫妻雙方有合意,則可能會被認定爲夫妻共同債務。

  上述結論符合婚姻法對于夫妻共同債務相關規定的變化趨勢——回歸“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産經營”這一實質性判定標准。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凯发k8国际律师事务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