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擔保的保證期間

2019-08-26 来源: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 作者: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韩兴娟 浏览:58

  本案例选自“国家法官学院案例开发研究中心” 编写,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编写人: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韩兴娟

  【案件基本信息】

  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蘇06民終字第2680號民事判決書

  案由:保證合同糾紛

  原告(上訴人):江麗英

  被告(被上訴人):南通永芳倉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芳倉儲公司)

  第三人:南通永芳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芳貿易公司)

  【基本案情】

  2011年7月14日,南通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出具通勞人仲案字(2011)第230號仲裁調解書,確認永芳貿易公司于2011年7月30日前給付江麗英工資26988元、經濟補償11000元及其他拖欠款5992元,合計43980元。

  2012年1月19日,永芳倉儲公司向包括江麗英在內的16名員工出具擔保函,表示自願爲永芳貿易公司欠該16名員工的工資、社會保險費用提供擔保和補發。

  2013年1月25日,江麗英等七人達成協議書,因與永芳貿易公司産生工資、社會保險等待遇執行糾紛一案,正在執行過程中,因永芳貿易公司可供執行的財産不足以清償協議人所有的工資、社會保險等待遇,只提供了22萬元人民幣供協議人分配,可供分配的金額不足,故協議人經充分協商,達成如下分配比例,不足清償部分的工資、社會保險由各協議人另行依法向永芳貿易公司等負有法律義務之人主張。江麗英獲得分配資金33134元。

  2013年1月29日,江麗英向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法院遞交結案申請書,對于其申請執行永芳貿易公司仲裁糾紛一案,已收到執行款人民幣33134元,現申請結案,並解除對被執行人的財産查封。

  2013年2月28日,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法院作出(2012)崇複執字第0066號執行結案通知書,通知江麗英申請執行永芳貿易公司仲裁糾紛一案,本次恢複執行已執行完畢,現結案。

  上述事實,有原告提供的仲裁調解書、擔保函、結案申請書、執行結案通知書等書證及當事人的當庭陳述在卷佐證。

  【案件焦點】

  江麗英的擔保債權是否超過擔保期間和訴訟時效。

  【法院裁判要旨】

  江蘇省南通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永芳倉儲公司出具擔保函時,主債務的履行期限應爲仲裁調解所約定的履行期限,且已經屆滿,雙方未重新約定履行期限,因該擔保函中未約定保證期間,保證期間應從永芳倉儲公司出具擔保函時起計算六個月。現江麗英未能提供證據證明其在擔保期間內向永芳倉儲公司主張過擔保責任,永芳倉儲公司亦否認江麗英向其主張過權利,故保證人應免除保證責任。

  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依照《擔保法》第二十六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江麗英的訴訟請求。

  江麗英持原審起訴意見提起上訴。

  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江麗英通過仲裁調解書獲得勝訴債權,永芳倉儲公司在執行期間提供連帶責任保證,其爲執行結果提供擔保,在勝訴債權尚未執行到位的情形下,江麗英主張權利不受保證期間約束,亦不受訴訟時效約束。

  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作出如下判決:

  一、撤銷江蘇省南通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2016)蘇0691民初字第776號民事判決;

  二、南通永芳倉儲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江麗英支付10846元;

  三、南通永芳倉儲有限公司承擔前款支付義務後,有權向南通永芳貿易有限公司追償。

  【法官後語】

  保證期間和訴訟時效的起算點均爲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而債務履行期限除當事人有明確約定外,需要根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確定。

  在本案中,江麗英取得的勝訴債權的債務履行期限不同于當事人約定的債務履行期限,不限于當事人在文書中約定的履行日期,而應由法律規定的執行程序加以確定。

  《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申請執行的期間爲二年。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法律有關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規定。前款規定的期間,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間的最後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規定分期履行的,從規定的每次履行期間的最後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未規定履行期間的,從法律文書生效之日起計算。”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人民法院采取本法第二百四十二條、第二百四十三條、第二百四十四條規定的執行措施後,被執行人仍不能償還債務的,應當繼續履行義務。債權人發現被執行人有其他財産的,可以隨時請求人民法院執行。”

  故此,江麗英已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申請執行,此後只要江麗英的勝訴債權未得到完全償付,其可隨時請求永芳貿易公司繼續履行義務。永芳倉儲公司出具的擔保函所擔保的主債務是不存在履行期限的已經進入強制執行的債務,在勝訴債權尚未執行到位的情形下,江麗英向永芳倉儲公司主張權利不受保證期間約束,亦不受訴訟時效約束。故二審改判永芳倉儲公司對案涉債務承擔保證責任。

  【誠謹和評論】

  本案的關鍵在于主債務履行期屆滿的時間。永芳倉儲公司提供的連帶保證的保函。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與債權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債權人有權自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本案特殊之處在于被告永芳倉儲是爲原告勝訴債權的執行做擔保。本案一審將主債務的履行期限認定爲仲裁調解所約定的履行期限,二審否定了一審觀點,認爲在勝訴債權尚未執行到位的情形下,債權人主張權利不受保證期間約束。“法官後語”進一步認爲:只要勝訴債權人在民訴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的期限內申請,那麽勝訴債權人可以隨時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本案二审判决发生在2016年。2018年3月1日起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担保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执行担保的司法实践进行的统一。该《规定》对執行擔保的保證期間的规定与本案的判决和法官后语的观点又有所不同。

  根據《規定》第十二條和第十三條的規定,執行擔保的擔保期間自暫緩執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擔保書中沒有記載擔保期間或者記載不明的,擔保期間爲一年。擔保期間屆滿後,申請執行人申請執行擔保財産或者保證人財産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獲得執行擔保的勝訴債權人不僅應當注意民訴法第二百三十九條所規定的申請執行的期間,還應當注意根據《規定》及時向執行擔保人主張權利。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凯发k8国际律师事务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