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保人對保證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的,應當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

2019-09-03 来源: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 作者: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人民法院 刘大为 浏览:67

  本案例选自“国家法官学院案例开发研究中心”编写,中国法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法院2018年度案例》,编写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人民法院 刘大为

  (本案例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本公衆號推薦爲同行交流學習使用。)

  【案件基本信息】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陽明區人民法院(2017)黑1003民初字第62號民事判決書

  案由:民間借貸糾紛

  原告:邱健

  被告:孫強、戴慶秀、張麗

  【基本案情】

  2015年2月6日被告孫強向原告借款8萬元,用期一個月,並用牡丹城430號車庫作爲抵押,約定如到期未還款,將車庫過戶給邱健抵利息,被告戴慶秀作爲連帶保證人在欠條上簽字。

  被告孫強未按照約定償還借款,每月向原告支付利息3500.00元至2016年3月。原告多次向孫強和戴慶秀主張權利,被告戴慶秀于2016年8月20日向原告出具還款計劃,承諾自2016年8月開始,戴慶秀每個月償還本金2萬元,拖欠的利息按照19000.00元計算,在償還借款本金後次月給付,但戴慶秀未履行還款協議。故原告訴至法院。

  【案件焦點】

  擔保人戴慶秀對借款本金承擔保證責任,但對利息是否承擔擔保責任。

  【法院裁判要旨】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陽明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戴慶秀作爲擔保人,對保證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應當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亦包括借款本金産生的利息,故其對利息不承擔保證責任的抗辯意見,本院不予支持。其在履行保證責任後,可在已履行的範圍內向被告孫強追償。

  牡丹江市阳明区人民法院依照《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人应当对全部债务承担责任”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孙强、张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原告邱健借款本金62818.00元,利息12563.60元(自2016年3月6日起,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2017年1月5日止),2017年1月6日以后产生的利息按照年利率24%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 二、 被告戴庆秀就以上款项对原告邱健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法官後語】

  本案處理重點主要在于對擔保範圍的理解,本案擔保人爲連帶責任保證人。《擔保法》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本案即是對保證範圍沒有進行約定的情況下,保證人對借款本金承擔保證責任後,對借款的利息是否承擔保證責任。對于存在保證的情況下,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需要值得注意:

  第一是一般保證與連帶保證的區分問題。

  根據《擔保法》第十九條的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連帶保證責任承擔保證。即只在擔保人處簽字,未注明擔保方式的,應認定爲連帶保證。

  一般擔保和連帶擔保的主要區別在于:一般保證的保證人享有先訴抗辯權,即債權人必須先行對主債務人主張權利,在經強制執行仍不能得到清償的情況下,方能要求保證人承擔擔保責任,而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不享有先訴抗辯權。在擔保債務已經開始計算訴訟時效的情形下,不再適用有關保證期間的規定。

  第二是保證責任的訴訟時效問題。根據《擔保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一般保證的保證人與債權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保證期間爲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在合同約定的保證期間和前款規定的保證期間,債權人未對債務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保證人免除保證責任;債權人已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保證期間適用訴訟時效中斷的規定。而對于連帶保證責任來說,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與債權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債權人有權自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在合同約定的保證期間和前款規定的保證期間,債權人未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人免除保證責任。

  綜上所述,債權人未與債務人約定還款期限,債權人可隨時向債務人主張償還債務,在債權人向債務人主張債務後,債務人無法履行還款,債權人即可向擔保人主張,主張的期限爲六個月內。

  【誠謹和評論】

  對于擔保人對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的情況,《擔保法》第二十一條第二款明確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擔保的範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對全部債務承擔責任。”因此,該問題的答案非常明確。

  “法官後語”提到一個常見問題:債權人未與債務人約定還款期限,連帶保證人與債權人也未約定保證期間的,保證人的保證期間如何計算。根據《擔保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連帶責任保證的保證人與債權人未約定保證期間的,債權人有權自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因此,關鍵就在于六個月除斥期間的起算點“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如何確定。

  《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條規定了,對于借款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也未補充協議約定或按交易習慣也無法確定的,貸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內返還。因此,根據文義,“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應當是貸款人在催告還款時給與借款人的“寬限期”屆滿之日。

  然而,實踐中經常出現主債務人下落不明的情況,貸款人實際上無法有效的實施催告(參見:“擔保案例特輯:反擔保保證期間起算時間”)。該情形下,對于法定擔保期間的起算司法實踐中做法不一,本案“法官後語”也未提供參考意見。

  綜上,在訂立保證合同時,最好結合主合同的約定在保證合同中將保證方式、保證期間、保證期間的起算等進行明確約定。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凯发k8国际律师事务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