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賭協議生效後的增資是否適用對賭協議及目標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是否影響對賭案件的審理

2019-05-27 来源: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作者:誠謹和 浏覽:297

  (申明:本判決書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書面告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互聯網公布裁判文書的規定》第三條、第四條規定,本案生效裁判文書將在互聯網公布”。)

  
對賭協議生效後的增資是否適用對賭協議及目標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是否影響對賭案件的審理

  ——XX風投公司訴XX化工集團、王XX合同糾紛一案
 

  【案件基本信息】

  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川01民初3132號

  原告:成都XX風險投資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胡焱杰,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 琴,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律师

  被告:四川XX化工集團有限公司、王XX

  【基本案情】

  2008年6月25日,原告成都XX風險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風投公司”)與四川XX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生物公司”)簽署《增資協議書》,約定由風投公司以現金1000萬元溢價認購生物公司364萬元注冊資本,占本次增資後生物公司注冊資本的5.41%。

  同日,生物公司作爲甲方、風投公司作爲乙方、化工集團作爲丙方、王XX作爲丁方簽訂《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載明:鑒于,1、甲方、乙方于2008年6月25日簽署了1份《增資協議》,約定乙方向甲方投資人民幣1000萬元溢價認購甲方新增注冊資本364萬元,占新公司注冊資本比例爲5.41%;2、丙方爲甲方增資後的控股股東,享有乙方對甲方溢價增資所帶來的股權增值收益,且將對增資後的甲方生産經營活動産生重大影響;3、丁方作爲甲方實際控制人,享有乙方對甲方溢價增資所帶來的股權增值收益,且將對增資後的甲方生産經營活動産生重大影響;甲、乙、丙、丁四方經充分協商,就乙方增資甲方及相關事宜在增資協議中未盡事項達成如下補充協議,供有關各方遵守執行:

  “利潤目標及合同目的的約定”:甲方、丙方和丁方承諾自本協議簽署之日起三年甲方平均淨利潤不低于人民幣4500萬元。

  “利潤分配”:甲方自本協議簽署之日起第三個會計年度起(含增資當年會計年度)至上市前每年至少進行一次現金分紅。新公司進行上市前年度的利潤分配時,丙方作爲控股股東,將提出現金分紅議案並保證乙方本次現金增資額的年度回報率不低于10%(含稅);如乙方的年度分紅未達到本次現金增資額10%(含稅)的比例時,則丙方應從其分紅款中予以補足。

  “清算”:甲方必須以上市爲目的規範運作。在本次增資完成後五年內,若因甲方運作不規範導致不符合公開發行上市要求時,乙方有權要求丙方收購乙方持有的公司股權,收購價格不低于乙方投資資本金加上年利率15%(但實際支付價格應扣減已分紅部分),如果丙方不履行收購乙方股權的義務,乙方具有清算權。丙方以其持有的甲方股權爲限承擔對上述責任的保證措施。

  “其他約定”:丁方以其持有的丙方的股權爲限對丙方的職責承擔連帶責任。在乙方持有甲方股權期間,丁方不得將其持有的丙方的股權進行質押和轉讓。

  《增資協議書》及《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簽訂後,風投公司履行了出資1000萬元的義務。

  2008年會計年度,生物公司的淨利潤爲2678320.92元。2009年會計年度,生物公司的淨利潤爲864648.71元。2010年會計年度,生物公司的淨利潤爲410178.08元。

  2011年7月11日,風投公司向化工集團、王XX發出《關于執行XX生物公司增資協議相關約定的函》,要求化工集團、王XX按636萬元的最高限額對風投公司進行補償,並保證風投公司分紅款的實施。

  化工集團于同2012年9月6日回函:2008年6月25日,生物公司、王XX與風投公司簽訂了《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根據該協議約定及之後相關協議的變更,風投公司的實際現金出資爲2000萬元,原定利潤未能實現,確系諸多外因所致,但我們認爲,原協議約定義務仍然應當履行,故現特承諾如下:一、根據協議及履行情況,風投公司2010年、2011年度應分紅款爲400萬元,已分紅150萬元,待分紅款爲250萬元,協議約定“丙方應從其分紅款中予以補足”,然丙方至今未獲得分紅款,爲此丙方承諾並保證,如果2012年獲得分紅款,保證首先用于補足風投公司;二、關于風投公司主張的“最高補償金額636萬元”,是屬于“增資價格調整”,鑒于生物公司不能實現預期的利潤主要是外因所致,我們提出爲不影響生物公司近期正在進行的增資擴股,待明年上半年增資擴股完成後再作相應補償。

  另,截止起訴時,生物公司未能完成上市。

  風投公司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一、判令化工集團向風投公司補足分紅款共計12661,644.00元(以投資款2000萬元爲本金,年化率10%,收益從2010年1月1日起計算至付清之日,暫計算至2017年8月1日,公式:收益-已獲得的分紅款250萬元);二、判令化工集團、王XX連帶向風投公司支付投資補償款636萬元,由化工集團、王XX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的股權爲限承擔上述責任的擔保責任;三、判令化工集團回購風投公司持有的生物公司10.82%的股權,回購價爲34658,904.00元(以投資款2000萬元爲基數,年化率15%,收益從2008年6月25日起計算至付清之日,暫計算至2017年8月1日,公式:本金+收益-已獲得的分紅款),由化工集團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有股權爲限承擔上述責任的保證責任;四、判令王XX以其持有的化工集團的股權爲限,對化工集團的上述責任承擔連帶責任;五、本案訴訟費用全部由化工集團、王XX連帶承擔。

  二被告共同答辯稱:一、依據雙方的約定:“化工集團以分紅款補足風投公司的分紅不足”,但化工集團從2010年1月1日起至今未從生物公司獲得分紅,自然也無法從已獲取的分紅款中對風投公司進行補足;二、《增資補充協議》第三條“增資價格調整”第三款約定的“最高不超過636萬元的補償”是針對第三條“利潤分配”條款第三項“如果風投公司在新公司的年分紅未達到本次現金增資額10%的比例時,則丙方應從其分紅款中予以補足”,並非風投公司在第二項訴訟請求中所主張的賠償。被告也應在其分紅款中予以補足,但被告至今未獲得任何分紅,所以不應對風投公司進行補足;三、《增資補充協議》第八條明確約定,如果化工集團不履行收購風投公司股權的義務,則風投公司具有生物公司的清算權。目前化工集團沒有能力收購風投公司的股權,按照合同約定,風投公司不應要求化工集團收購其股權,而應啓動對生物公司的清算。

  【案件焦點】

  1、本案所涉及的《增資協議書》及《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是否合法有效;

  2、化工集團是否應向風投公司承擔補足分紅款不足的義務;

  3、二被告是否應向風投公司連帶支付投資補償款636萬元;

  4、化工集团是否应该回购股权并支付对价; 王XX是否应以其持有的化工集团的股权为限就化工集团向风投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质押担保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首先,本案所涉及的《增資協議書》及《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系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並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各方當事人均應按約履行義務,享受權利。

  關于風投公司提出的要求化工集團補足分紅款1200余萬元的訴訟請求。依據《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之約定,化工集團應當在風投公司未能從生物公司獲得足額的分紅款(即投資資金的10%)時,就其不足部分向風投公司履行補足的義務,但該義務的履行並非以化工集團的已有財産予以補足,而是以化工集團在生物公司處獲得的分紅款中予以補足,這個約定實質是一個附條件的約定,即化工集團在從生物公司獲得了分紅款且風投公司分紅不足的情況下才向風投公司履行補足義務。而本案中,風投公司並無證據證明化工集團已從生物公司獲得了分紅款,故應由其承擔證明不能的不利後果,就本案裁判而言,化工集團不應向風投公司承擔補足分紅款不足的義務。

  關于風投公司提出的要求二被告連帶向其支付投資補償款636萬元的訴訟請求。依據《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第三條“增資價格的調整”的約定,再結合生物公司2008年至2010年三個年度的淨利潤約爲400萬元的事實可知,二被告應當向風投公司連帶支付該636萬元的投資補償款,化工集團還應當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的股權爲限,就前述債務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王XX並不持有生物公司的股權,故王XX不應在持有生物公司的股權的範圍內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二被告抗辯此款項的支付亦應建立在化工集團從生物公司已獲得分紅款的情況下才能成立,但經審查協議,雙方並無此約定,故二被告的抗辯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關于風投公司提出的要求化工集團回購股權並支付對價的訴訟請求。二被告抗辯認爲,依據雙方約定,因化工集團無能力收購風投公司的股權,故風投公司不應再要求化工集團收購股權,而應啓動對生物公司的清算程序以保護風投公司的權利。

  “本院認爲,風投公司在回購條件具備後享有選擇的權利,既可以要求化工集團履行回購義務,也可以組織對生物公司進行清算以保護其權利,並非如二被告所稱的只能對生物公司進行清算而不能要求化工集團回購股權,故對于二被告就此問題提出的抗辯主張,法院不予支持,化工集團應當向風投公司履行股權回購義務。回購義務的履行體現于股權價款的支付,依據《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的約定,回購股權的價款應當以“收購價格不低于乙方投資資本金加上年利率15%再扣減已分紅部分”進行確定,故股權價款應爲:2000萬元+從2008年6月25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給付之日止以2000萬元爲基數按年利率15%計算的收益-250萬元。此外,化工集團還應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的股權爲限就前述債務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依據《增資協議之補充協議》第九條第11款的約定:“丁方以其持有的丙方的股權爲限對丙方的職責承擔連帶責任”,王XX應以其持有的化工集團的股權爲限就化工集團向風投公司所負債務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限期化工集團、王XX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連帶向風投公司支付補償款636萬元,化工集團還應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股權爲限就前述債務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二、限期化工集團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向風投公司支付股權回購價款,回購價款的確定方式是:2000萬元+從2008年6月25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給付之日止以2000萬元爲基數按年利率15%計算的收益-250萬元,化工集團還應以其持有的生物公司股權爲限就前述債務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三、王XX對于第一項、第二項判決應當由化工集團承擔的債務應以其持有的化工集團的股權爲限向風投公司承擔質押擔保責任;

  四、駁回風投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310元,203元由化工集團負擔。

  本判決二〇一八年五月二日作出後,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經生效。

  【律師點評】

  本案中兩處細節,雖未體現在爭議焦點中,但對案件進程和判決結果起決定作用。分別是:

  一、風投公司以1000萬出資受讓的成都XX有限責任公司持有的生物公司5.41%的股權是否適用《補充協議》中關于對賭的約定?

  風投公司代理律師認爲該1000萬增資仍然適用《補充協議》中關于對賭的約定。理由如下:

  1、化工集團、王XX與風投公司的來往函件中承認“風投公司實際向XX生物公司現金出資2000萬元”(該2000萬由風投公司直接增資的1000萬及受讓成都XX有限責任公的1000萬組成)。

  2、《補充協議》第三條(利潤分配)約定“化工集團應按照風投公司增資額的10%年分紅予以補足。以風投公司共計2000萬元出資計算,則風投公司2010年應分紅款爲200萬元,2011年應分紅款爲200萬元,合計400萬元”。從《補充協議》的內容上看,除風投公司直接增資的1000萬元出資適用《補充協議》外,風投公司受讓的1000萬元出資也適用《補充協議》關于對賭的約定。

  因此,依據化工集團、王XX與風投公司的往來函件,及《補充協議》約定補償計算方式,可證明風投公司直接增資的1000萬及受讓的1000萬均適用《補充協議》中關于對賭的約定。法院判決中也支持了我們的這一代理意見,以2000萬增資款爲基數計算回購款。

  二、目標公司(生物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是否影響本案的審理?

  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生物公司被眉山市彭山區人民法院宣布進入破産重整程序。化工集團、王XX向審判庭提出已不具備回購生物公司股權的基礎。風投公司代理律師認爲目標公司是否進入破産程序與本案的審理無關,理由爲:

  1、風投公司訴請的是目標公司(生物公司)的股東(即化工集團、王XX),而不是目標公司本身,目標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並不影響風投公司主張化工集團、王XX回購其股份。化工集團、王XX作爲目標公司原股東承諾目標公司未能按時公開發行股票時,即需回購投資方風投公司的股份,則在目標公司已經進入破産重整,股權價值嚴重貶損的情形下,原股東更應滿足風投公司作爲投資方基于合同約定以及其對目標公司發展趨勢判斷要求原股東回購其股份的主張。

  2、目標公司進入破産清算,但尚未終結破産程序前,其股權並未滅失,法律未限制、禁止風投公司出讓股權。風投公司出讓股權的行爲沒有逃避債務、損害債權人利益、違反資本維持原則,風投公司要求化工集團、王XX回購股權實屬合法。

  綜上,目標公司進入破産重整程序不影響本案的正常審理。法院支持了風投公司代理人的上述觀點並判決化工集團、王XX回購風投公司所持目標公司股權。

  (本案例由律師助理謝欣培整理,事務所研究室主任帥然律師點評。歡迎個人及自媒體轉載)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