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发“对赌”条款回购股权 是否存在优先购买权

2019-06-03 来源: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作者:誠謹和 浏覽:280

  (申明:經成都高新區人民法院書面告知:“根據法院審務公開的要求,本案生效裁判文書將在本院公開網站公布”。)

  
觸發“對賭”條款回購股權是否存在優先購買權

  ——XX創業有限公司訴朱X、尹X、方X、喻X合同糾紛一案
 

  【案件基本信息】

  成都市高新區人民法院(2015)民初字第6069號民事判決書、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川01民終7535號民事判決書

  原告:成都XX創業投資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胡焱杰,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孟宁,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律师

  被告:朱X、尹X、方X、喻X

  【基本案情】

  2009年2月26日,原告成都XX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創投公司”)與被告朱X、尹X、方X、喻X簽訂了一份《投資合作協議》,主要約定:四被告作爲XX電子有限公司(簡稱“電子公司”)股東,一致同意吸收原告創投公司爲新股東,由原告創投公司向電子公司投資750萬元,將電子公司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增加至1517萬元,即總股數爲1517萬股,原告出資中的517萬元計入注冊資本和實收資本,占公司注冊資本的34.08%,原告出資中的另外233萬元計入資本公積。

  《投資合作協議》第26條約定,當發生:1、公司連續兩年度不能完成本協議約定的當期經營目標;2、公司任一年度實際完成淨利潤額低于當年淨利潤目標的70%;3、四被告任何一方或多方違反本協議第23條、第24條所作的任何承諾或保證時,原告有權要求四被告按照其出資比例且相互之間互負連帶責任地收購原告所持股權,收購價格以轉讓時公司經審計評估後的公司淨資産乘以原告股權比例所得與原告實際出資額加算每年12%的投資回報率所得金額兩者中孰高者計算。

  此外,《投資合作協議》第33條第一款還約定:任何一方違反本協議所約定的義務(包含承諾和保證)的,應分別向其他各守約方各支付違約金50萬元,並分別賠償其他各方因此所受的損失。

  隨後,原告按約履行了對電子公司的出資義務。XX會計公司于2009年5月6日出具《驗資報告》對此予以了確認,即原告在2009年5月4日向電子公司足額繳納了517萬元出資。

  後經會計公司審計,電子公司在2010年度的淨利潤額爲7.44萬元,2011年度的淨利潤額爲-197.89萬元,

  2014年1月17日、2015年4月3日,原告創投公司兩次向四被告及電子公司發出了《關于執行XX電子公司<投資合作協議>股權回購的函》,稱由于XX電子公司2009年以來實際淨利潤已低于《投資合作協議》約定目標,已觸發《投資合作協議》第25條、26條之回購條款的約定,故要求四被告在收到函件後收購原告持有的電子公司516.93萬元股權(占注冊資本24.71%),收購價格以原告股權退出時電子公司經審計評估後的淨資産值與原告實際出資額750萬元加算每年12%投資回報率所得金額兩者中孰高者計等。

  2014年 1月28日、2015年4月7日,朱X分别签收了上述两份函件。

  2015年4月8日,电子公司及朱X向创投公司回函称:“经四被告研究决定,朱X同意回购原告持有的电子公司516.93万元股权(占注册资本的24.71%) ,其他三位被告自愿放弃回购原告持有的电子公司股权。相关回购价格和期限的确认,由朱X与原告按照国有股转让相关规定,另行签署相关协议”。

  法院查明,2009 年11月28日,经原告与四被告一致通过电子公司《股东会决议》,对2009年度公司利润进行预分配,其中原告分配55万元,2009年度实际利润分配方案待公司年度审计后再行确定。2009年12月11日,电子公司向原告付款55万元。

  被告朱X、尹風財、方X共同辯稱,對于與原告簽訂《投資合作協議》、原告按約向電子公司出資入股、電子公司未達到約定經營目標的事實不持異議。然而原告的訴請並不能成立,理由是案涉《投資協議》違背了投資合作中應當遵守的共負盈虧、共擔風險的原則,違反了有關金融法規,應屬無效;四被告並未構成違約,不應當承擔違約責任向原告支付違約金;即使應當支付違約金,案涉協議約定的違約金過高,應予調整降低。

  【案件焦點】

  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在于,原告是否有權訴請四被告按照《投資合作協議》約定價格向其收購所持有的電子公司股權並承擔連帶責任?以及四被告是否承擔違約責任?

  【法院裁判要旨】

  首先,原、被告之间及其共同与创新公司签订的两份《投资合作协议》均系签约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

  原告與被告朱X、尹X、方X均認可對其權利義務的確定適用2009年11月20日各方所簽《投資合作協議》的約定,並認可電子公司未完成該協議約定的經營目標,該主張亦符合本案查明事實,故法院予以確認。

  因此,電子公司未完成上述協議約定的經營目標,已觸發了該協議約定的股權收購條件。

  法院認爲,協議約定原告有權要求四被告“任何一方”按照約定價格收購其所持公司股權,對于四被告而言,則意味著其向原告承擔連帶責任,對原告而言,則表明其有權要求任何一名或多名被告向其承擔全部責任。故電子公司及朱X向原告回函時表示朱X同意收購原告所持電子公司股權、其他三名被告予以放棄,也並不具有對抗原告訴請的效力。

  因本案所涉問題並非協議所約定的股東對電子公司股份的優先購買權,而是四被告及電子公司違約時原告對其投資及收益權利的救濟權。

  至于被告朱X、尹X、方X舉出的同意原告公開轉讓所持有的電子公司24.71%股份的《電子公司股東會決議》及《電子公司24.71%國有股權轉讓公告》複印件等證據,即使表明原告可通過其他方式轉讓股權,但並不能證明原告無權主張本案訴請內容,故不予采信。

  综上,鉴于案涉协议约定的 “收购价格”应以“转让时”电子公司经审计评估后的净资产与原告实际出资额加算每年12%的投资回报率所得金额两者中孰高者计,故原告有权诉请四被告连带向其支付750万元出资及该款自 2009 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期间按照年利率12%计算的投资回报450万元、共计1200万元,用以受让其持有的电子公司的24.71%的股份。上述款项,应减去电子公司在2009年12月11日向原告分配的利润55万元,即四被告应实际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为1145万元。

  同時,由于四被告在原告向其提出收購股權的要求後,並未在案涉協議約定的時間內履行收購義務並辦理完畢手續,其行爲已經構成違約。

  雖然被告朱X、尹X、方X認爲案涉協議約定的違約金過高,但其並未舉出相應證據。法院考慮到,原告據此有權獲得的違約金總額爲200萬元,以原告對電子公司的實際出資爲基數來衡量,此款按照年利率12%計算的5年利息與上述違約金之和,並未超過此款按照年利率24%計算的5年利息,故對此不再予以調整。因此,原告有權依照協議約定,要求四被告各向其支付違約金50萬元。

  據此,依照《合同法》第八條、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朱X、尹X、方X、喻X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連帶向原告創業公司支付出資款750萬元及該款自2009年5月4日至2014年5月3日期間的收益395萬元,共計1145萬元,用以受讓原告持有的電子公司24.71%的股份;

  二、被告朱X、尹X、方X、喻X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內各向原告創業公司支付違約金50萬元;

  三、駁回原告創業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被告朱X、尹X、方X、喻X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限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費96800元,公告費260元,共計97060元,由被告朱X、尹X、方X、喻X負擔。

  後四被告不服,以一審相同理由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認定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點評】

  本案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主要爭議焦點在于雙方當事人對投資協議約定內容存在認識分歧,其本質是被告關于“投資合作中應當遵守共負盈虧、共擔風險原則”的誤讀。一方面,在市場經濟中,投資合作各方對風險識別和掌握的條件並不相同。在投資初期,原始股東對標的公司關鍵信息和發展空間的掌握具有先天優勢,在投資“對賭”過程中,其作出承諾的風險相對投資人而言更小。因此,投資人要求通過後期利益保障以防控投資風險的訴求,具有邏輯上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共負盈虧、共擔風險原則的命題基礎是合作各方對目標事項發生效果的共同擔負,如各個公司股東方對公司外部第三人債權債務的負擔。而公司股東之間的權利分配屬于當事人自治範疇,由各股東方通過《出資人協議》《增資協議》等法律文件形式確定。本案中,原告作爲增資股東方,在合同約定條件成就時依法主張行使回購權利,應得到法律支持。

  至于被告行爲是否違約的問題,本案法院在判決中已經做出說明,四被告在原告向其提出收購股權的要求後怠于作爲,在案涉協議約定的時間內,未予履行收購義務並辦理完畢手續,該種情形已經違反合同約定的股東回購承諾,事實上構成違約。綜上,法院裁判依據合理、結論適當。

  (本案例由律師助理謝欣培整理,王婷律師點評。歡迎個人及自媒體轉載)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