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合同約定的利息罰息足夠覆蓋對方損失時,是否還應當支付合同約定的違約金

2019-06-11 来源: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作者:誠謹和 浏覽:269

  (申明:本案例爲本所律師承辦,僅用于行業內業務學習交流。) 

 
當合同約定的利息罰息足夠覆蓋對方損失時,是否還應當支付合同約定的違約金

  ——XX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訴XX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張X、呂X、呂X貴、袁X追償權糾紛一案
 

  【案件基本信息】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2018) 川0105民初894号

  案由:追償權糾紛

  原告:XX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

  被告:XX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張X、呂X、袁X

  委托代理人:帅 然,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律师

  【基本案情】

  2015年 3月3日,XX生态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业公司)因业务需要与XX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沙湾支行(以下简称沙湾支行)签订《借款合同》,沙湾支行向农业公司提供1900万元的贷款。XX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保公司)与沙湾支行签署了《保证合同》,由小保公司就农业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时,小保公司与农业公司签订《委托担保协议》,就其与沙湾支行的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相应的担保进行约定。

  2015年3月 3日,沙湾支行向农业公司发放贷款1900万元。张X、吕X、袁X与小保公司签订了《反担保保证合同》,为小保公司在《保证合同》项目所承担的保证责任及原告代偿后的利息损失等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合同约定保证期间为两年,保证方式为连带保证。

  2016年12月30日小保公司收到沙灣支行出具的《履行擔保責任通知書》,要求小保公司履行代償賠付責任。小保公司于2016年12月30日向成都銀行支付了本金及利息款項14165816.58元。

  小保公司依照《保證合同》追償權約定,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

  1.判令農業公司償還原告代償款金額人民幣14495043.07元,並支付從實際代償之日起至償還之日爲止的資金利息(按照農業公司與沙灣支行簽訂的《借款合同》項下的貸款利率150%計算);

  2.判令被告農業公司支付違約金190萬元;

  3.判令農業公司承擔本案的案件受理費、財産保全費等與本案相關的一切費用;

  4.判令被告張X、呂X、袁X對農業公司的上述第1、2、3項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被告農業公司辯稱已經約定了利息,不應再支付違約金,即使應當支付違約金,違約金約定也過高。

  被告張X、呂X、袁X未答辯,也未提交證據。

  【案件焦點】

  當合同約定的違約責任足夠覆蓋另一方的損失時,是否還應當支付違約金。

  【法院裁判要旨】

  法院認爲,農業公司與沙灣支行簽訂的《借款合同》、農業公司與小保公司簽訂的《委托擔保協議》、小保公司與沙灣支行簽訂的《保證合同》、小保公司與張X、呂X、袁X分別簽訂的《反擔保保證合同》,是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爲合法有效,各方均應按合同履行義務。

  合同簽訂後,農業公司未按合同約定按期足額歸還貸款本息,小保公司依約履行了保證責任,向沙灣支行代償了貸款本息共計14495043.07元。依照《擔保法》第三十一條“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後,有權向債務人追償”、《合法法》第一百零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的規定,以及《委托擔保協議》的約定,小保公司有權要求農業公司支付代其向沙灣支行支付的貸款本息14495043.07元。

  小保公司主張代償款利息按《借款合同》約定的貸款利率150%計算的訴訟請求,符合《委托擔保協議》的約定,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违约金,根据双方《委托担保协议》的约定,乙方如不能按照主合同的有关规定按时还款,应按本协议约定的 担保金额的10%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小保公司现按代偿金额的10%主张违约金虽符合合同约定,但因《委托担保协议》也同时约定了利息及150%的罚息,已具有惩罚性质,且农业公司对违约金提出了抗辩,而农业公司未及时支付代偿款对小保公司造成的主要是资金利息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的规定,法院对违约金不再予以支持。

  根據《反擔保保證合同》的約定,張X、呂X、袁X系連帶責任保證人,應就農業公司的債務對小保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故法院對小保公司要求上述各被告就農業公司的前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張X、呂X、袁X履行保證義務後,有權依法向借款人農業公司追償。

  綜上,法院對小保公司的訴訟請求予以部分支持。據此,依照《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條、《擔保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三條、第三十四條以及《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法院判決如下:

  一、被告農業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XX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支付代償款14495043.07元及利息,利息按《借款合同》約定的貸款利率的150%計算,其中246212.32元的利息從2015年12月2日起計算,83014.17元的利息從2015年12月21日起計算,14586578.73元的利息從2016年12月30日起計算,至本金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張X、呂X、袁X就被告農業公司的上述第一項債務向原告XX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其承擔責任後,有權向農業公司追償;

  三、駁回原告XX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

  本判決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作出後,原被告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經生效。

  【律師點評】

  這是一個金融借款合同糾紛産生之後形成的追償權案例。一般來講,凡是與金融機構、擔保公司簽訂合同,一定是由金融機構和擔保公司出具格式合同,合同中的約定,都是比較全面地考慮了己方的利益,盡管這些條款不是那麽合理,比如本案中的違約金條款。

  法院認爲,《委托擔保協議》約定了利息及罰息,已具有懲罰性,並且利息和罰息已經完全能夠覆蓋原告的損失,因此,法院對原告按照合同約定貸款本金1900萬元的10%主張違約金190萬元不予支持。

  本案法官的判決沒有拘泥于原被告雙方的合同約定,而是依據法律對違約金性質的規定作了適當調整,較好地體現了在案件審理中法官自由心證的魅力。

  (本案例由律師助理謝欣培整理,事務所胡孟甯律師點評,歡迎同行個人及自媒體轉載。)

028-6199 7390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蜀西路46號盛大國際7棟1單元401

2019 四川誠謹和律師事務所 蜀ICP備12009100號

技術支持:律品科技